解尽秋凉

【资料】荀公曾集

彻底转型资料博了【】

校对了两遍,分别参考钦定《四库全书荟要- 汉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三十八

重校精印汉魏六朝百三名家集-晋荀公曾集 【谢谢凯西太太的技术支持】

另一可参考版本汉魏六朝百三家集 37-62卷 晉22家 卷038.荀公曾集

文字、断句冲突部分(依照我浅薄的文言文水平)各有取舍

老福特排版垃圾,没有字体字号选择,因此定 这种部分 为原文中小字注释,正常字体为正文


==============================================================


晋荀公曾集题词

荀成侯学古而佞者也。史责其援朱均以贰极,煽褒阎而偶震。至于斗粟兴谣,踰里成咏,阶祸已甚诚,无辞焉。勖博闻明识,牛铎谐乐、劳薪炊饭,咸能辨之,茂先伦匹也。顾其文采,则谢弗如。泰始中,与传张同造歌诗,荀尤少味,始叹班固明堂宝鼎不可复作。独其条问列和、表正笛声乐家之论尽称为优,其它简牍,亦云清令。盖晋初之文,羹玄尚存,雕几未及,名人吐辞,简直近理。江左文士盛谈茂先散珠、太冲横锦,若二荀者流忽而不言。不几乘大辂,笑椎轮乎?无惑乎六朝体制,追时为工,登高望之,旗靡辙乱也。东汉荀氏,后多显人。景倩既让文若,公曾尤愧慈明,何其子孙位通而德俭也?以是名克家然乎。

娄东张溥题


蒲萄赋

灵运仙流,休祥允淑。懿彼秋方,乾元是畜。

有蒲萄之珍奇,应淳和而延育。


条牒问列和诸律意状奏

泰始十年,中书监荀勖、中书令张华出御府铜竹律二十五具,部太乐郎刘秀等校试,其三具与杜夔及左延年律法同,其二十二具视其铭题尺寸,是笛律也。问协律中郎将列和辞,昔魏明帝时,令和承受一笛声以作此律,欲使学者别居一坊。歌咏讲习,依此律调。至于都合乐时,但识其尺寸之名,则丝竹歌咏,皆得均合。歌声浊者,用长笛长律;歌声清者,用短笛短律。凡弦歌调,张清浊之制。不依笛尺寸名之,则不可知也。勖等奏,奏可。

昔先王之作乐也,以振风荡俗,飨神佑贤,必协律吕之和。以节八音之中,是故郊祀朝宴,用之有制;歌奏分叙,清浊有宜。故曰:五声十二律,还相为宫。此经传记籍可得而知者也。如和对辞笛之长短无所象,则率意而作,不由曲度,考以正律,皆不相应。吹其声均,多不谐合。又辞先师传笛,别其清浊,直以长短,工人裁制,旧不依律。是为作笛无法。而和写笛造律,又令琴瑟歌咏从之为正。非所以稽古先哲,垂显于后者也。谨条牒诸律问和意状如左,及依典制,用十二律造笛象十二枚。声均调和,器用便利,讲肄弹击,必和律吕。况乎宴飨万国,奏之庙堂者哉。虽伶夔旷远,至音难精,犹疑仪形古者,以求厥衷,合乎经理,于制为详。若可施行,请更部笛工,选竹造作,下太乐乐府。施行平议,诸杜夔左延年律,可皆留其御府。笛正声下,徵各一具,皆铭题作者姓名,其余无所施用,还付御府毁。祐宋书作左中作用 勖又问和作笛,为可依十二律。作十二笛,令一孔依一律,然后乃以为乐不?和辞太乐东厢长笛正声,已长四尺二寸。令当复取其下徵之声,于法声浊者笛当长,计其尺寸,乃五尺有余,和者日作之,不可吹也。又笛诸孔,虽不校试。意谓不能得一孔辄应一律也。按太乐四尺一寸,笛正声均应蕤宾。以十二律还相为宫,推法下徵之孔,当应律大吕。大吕笛长二尺六寸有奇,不得长五尺余。辄令太乐郎刘秀、邓昊等依律作大吕笛以示和。又吹七律,一孔一校,声皆相应。然后令郝生鼓筝、宋同吹笛,以为杂引相和诸曲。和乃辞曰:「自和父祖汉世以来,笛家相传,不知此法。而令调均与律相应,实非所及也。」郝生、鲁基、种整、朱夏皆与和同。

又问和笛有六孔,及其体中之空为七。和为能尽名其宫商角徵羽孔,调与不调,以何检知?和辞先师相传吹笛,但以作曲相语,为某曲当举某指,初不知七孔尽应何声也。若当作笛,其仰尚方笛工,依按旧像讫。但吹取鸣者,初不复校其诸孔调与不调也。按周礼调乐,金石有一定之声,是故造钟磬者先依律调之,然后施于厢悬。作乐之时,诸音皆受钟磬之均,即为悉应律也。至于飨宴、殿堂之上,无厢悬钟磬,以笛有一定调,故诸弦歌皆从笛为正,是为笛犹钟磬,宜必合于律吕。如和所对,直以意造,率短一寸。七孔声均,不知其皆应何律。调与不调,无以检正。惟取竹之鸣者,为无法制。辄令部郎刘秀、邓昊、王艳、魏邵等,与笛工参共作笛。工人造其形,律者定其声,然后器象有制,音均和协。

又问和若不知律吕之义,作乐音均,高下清浊之调,当以何名之?和辞每合乐时,随歌者声之清浊,用笛有长短。假令声浊者用三尺二笛,因名曰此三尺二调也;声清者用二尺九笛,因名曰二尺九调也。汉魏相传,施行皆然。按周礼奏六乐,乃奏黄钟,歌大吕;乃奏太簇,歌应钟,皆以律吕之义。纪歌奏清浊,而和所称以二尺三尺为名。虽汉魏用之,俗而不典。部郎刘秀、邓昊等,以律作笛三尺二寸者,应无射之律。若宜用长笛,执乐者曰:「请奏无射。」周语曰:「无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轨仪也。」二尺八寸四分四厘,应黄钟之律;若宜用短笛,执乐者曰:「请奏黄钟。」周语曰:「黄钟所以宣养六气九德也,是则歌奏之义,当和经礼,考之古典,于制为雅。」


辞尚书令表

  从六官所长,冢宰为首,秦公卿赞,以丞相御史为冠。令者尚书令总此三者,非臣驽闇所宜忝窃。

让豫州大中正表

  被敕以臣为豫州大中正。臣与州闾乡党,初不相接。臣本州十郡方与他州人数倍多。品藻人物,以正一州请论。此乃臧否之本,风俗所重。

让乐事表

  臣掌著作,又知秘书。今覆校错误十万余卷书,不可仓卒复兼他职,必有废顿。

答问三公表

咸宁四年,司徒王曾迁太宰,诏问勖。司徒处当得,人副远近之望,并治事见才谁可也?勖表。

三公具瞻之望,诚不可用非其人。昔魏文帝用贾诩为公,孙权笑之。尚书令李胤,忠亮高洁,堪处台辅。

荐三公保傅表

  三公保傅,宜得其人。若使杨珧参辅东宫,必当仰称圣意。尚书令卫瓘、吏部尚书山涛,皆可为司徒。如以瓘新为令,未出者,涛即其人。


议遣王公之国对

  如诏准古方伯选才,使军国各随方面为都督。诚如明旨,至于割正封疆。使亲疏不同,诚为佳矣。然分裂旧土,犹惧多所摇动,必使人心忽扰。思惟窃宜如前,若于事不得,不时有所转封,而不至分割土域。有所损夺者,可随宜节度。其五等体国经远,实不成制度。然但虚名,其于实事,略与旧郡县乡亭无异。若造次改夺,恐不能不以为恨。今方了其大者,以为五等,可须后裁度。凡事虽有久而益善者,若临时或有不解,亦不可忽。

议增制文法对

  门下启通事令史伊羡、赵咸为舍人,对掌文法,诏以问勖,勖对。

今天下幸赖陛下圣德,六合为一,望道化隆洽,垂之将来。而门下上称程咸、张恽,下称此等,欲以文法为政,皆愚臣所未达者。昔张释之谏汉文,谓:兽圈啬夫,不宜见用。邴吉住车,明调和阴阳之本。此二人岂不知小吏之惠诚重惜大化也。昔魏武帝使中军司荀攸典刑狱。明帝时,犹以付内常侍。以臣所闻,明帝时唯有通事刘泰等,官不过与殿中同号耳。又顷言论者皆云,省官减事,而求益吏者相寻矣,多云尚书郎大令史。不亲文书,乃委付书令史及干诚吏,多则相倚也。增置文法之职适恐更耗扰台阁,臣窃谓不可。


省吏议

时议省州郡县半吏以赴农功,勖议云。

省吏不如省官,省官不如省事,省事不如清心。昔萧曹相汉,载其清静,致画一之歌,此清心之本也。汉文垂拱,几制刑措,此省事也。光武并合吏员,县官国邑,裁置十一,此省官也。魏太和中,遣王人四出,减天下吏员,正始中亦并合郡县,此省吏也。今必欲求之于本,则宜以省事为先。凡居位者,使务思萧曹之心,以翼佐大化,笃义行,崇敦睦。使昧宠忘本者不得容,而伪行自息。浮华者惧矣,重敬让,尚止足,令贱不妨贵,少不陵长,远不间亲,新不间旧,小不加大,淫不破义,则上下相安,远近相信矣。位不可以进趣,得誉不可以朋党求。则是非不妄而明,官人不惑于听矣。去奇技,抑异说,好变旧以徼非常之利者,必加其诛。则官业有常,人心不迁矣。事留则政稽,政稽则功废。处位者而孜孜不怠,奉职司者而夙夜不懈,则虽在契瓶,而守不假器矣。使信若金石,小失不害大政。忍忿捐以容之,简文案略细苛命之。所施必使人易视,听愿之如阳春,畏之如雷震。勿使微文烦挠,为百吏所黩;二三之命,为百姓所餍。则吏竭其诚,下悦上命矣。设官分职,委事责成。君子心竞而不力争,量能受任,思不出位,则官无异业,政典不奸矣。凡此,皆愚所谓省事之本也。苟无此愆,虽不省吏,天下必谓之省矣。若欲省官,私谓九寺可并于尚书兰台宜省付三府。然施行历代,世之所习。是以久抱愚怀,而不敢言。至于省事,实以为善。若直作大例,皆减其半,恐文武众官、郡国职业,及事之兴废,不得皆同。凡发号施令,典而当则安。倘有驳者,或致壅否。凡职所临履,先精其得失,使忠信之官、明察之长,各裁其中,先条上言之。然后混齐大体,详宜所省,则令下必行,不可摇动。如其不尔,恐适惑人听比前行所省,皆须臾辄复,或激而滋繁,亦不可不重。

甲乙议

昔乡里郑子群,娶陈司空从妹,后隔吕布之乱,不复相知存亡,更娶乡里蔡氏女。徐州平定,陈氏得还,遂两妃并存。蔡氏之子字元衅,为陈氏服嫡母之服,事陈公已从舅之礼。族兄宗伯曾责元衅谓抑其亲。乡里先达以元衅为合宜,不审此事粗相似否。

又王昌前母服益略同。


为文王与孙皓书

时遣吴寿春降将徐绍、孙彧衔命赍书。皓遣使报书,方发使聘吴,并令当时文士作书。昭用勖所作,皓既报命和亲,昭问勖曰:「君前作书,使吴思顺,胜十万之众也。」孙楚为石苞与皓书,亦此时,徐绍、孙彧与符邵、孙郁参误。

圣人称有君臣,然后有上下礼义。是故大必字小,小必事大,然后上下安服,群生获所。逮至末涂,纯德既毁,剿民之命,以争强于天下,违理顺之,至理则仁者弗由也。方今主上圣明,覆帱无外。仆备位宰辅,属当国重,惟华夏乖殊。方隅圮裂,六十余载,金革亟动,无年不战。暴骸丧元,困悴罔定,每用悼心,坐以待旦,将欲止戈兴仁,为百姓请命。故分命偏师,平定蜀汉。役未经年,全军独克。于时猛将谋夫,朝臣庶士,咸以奉天时之宜,就既征之军,籍吞敌之势。宜遂回旗东指,以临吴境。舟师泛江,顺流而下;陆师南辕,取径四郡。兼成都之械,漕巴汉之粟。然后以中军整旅,二方云会。未及浃辰,可使江表底平,南夏顺轨。然国朝深惟伐蜀之举,虽有静难之功,亦悼蜀民独罹其害。战于绵竹者,自元帅以下并受斩戮,伏尸蔽地,血流丹野。一之于前犹追恨不忍,况重之于后乎。是故旋师按甲,思与南邦共全百姓之命。夫料力忖势,度资量险,远考古昔废兴之理,近鉴西蜀安危之效。隆德保祚,去危即顺。屈已以宁四海者,仁哲之高致也。履危偷安,陨德覆祚,而不称于后世者,非智者之所居也。

今朝廷遣徐绍孙彧献书喻怀,若书御于前,必少留意。回虑革筭,结欢弭兵,共为一家。惠矜吴会,施及中土,岂不泰哉?此昭心之大愿也,敢不承受。若不获命,则普天率土,期于大同。虽重干戈,固不获已也。

太平御览载:荀勖<为文王与孙皓书>,饷杂色绫十端,又饷谷三端,又饷细缣十疋。

答王琛书

王陶丘州人(阙)庙盗鲜卑金头宝带十二枚。


穆天子传序

勖领秘书监,时得汲郡冢中古文竹书,诏勖撰次,以为中经,列在秘书。

序古文穆天子传者,太康二年汲县民不准盗发古冢所得书也,皆竹简素丝编。以臣勖前所考定古尺度,其简长二尺四寸,以墨书一简四十字。汲者,战国时魏地也。按所得纪年,盖魏惠成王子今王之冢也,于世本盖襄王也。按史记六国年表,自今王二十一年至秦始王三十四年燔书之岁,八十六年。及至太康二年初得此书,凡五百七十九年。其书言周穆王游行之事。春秋左氏传曰:「穆王欲肆其心,周行于天下,将皆使有车辙马迹焉。」此书所载则其事也。王好巡守,得盗骊騄耳之乘,造父为御,以观四荒。北绝流沙,西登昆仑,见西王母。与太史公记同。汲郡收书不谨,多毁落残缺。虽其言不典,皆是古书,颇可观览。谨以二尺黄纸写上,请事平以本简书及所新写,并付秘书缮写,藏之中经,副在三阁,谨序。


乐歌

晋四厢乐歌

晋书乐志曰:「魏杜夔传旧雅乐四曲,一曰鹿鸣,二曰驺虞。三曰伐檀,四曰文王,皆古声词。」及太和中左延年改夔驺虞、伐檀、文王三曲,更自作声节。其名虽同而声实异,唯因夔鹿鸣,全不改易。正旦大会,太尉奉璧,群后行礼,东厢雅乐郎作者是也。后又改三篇,第一曰于赫篇,咏武帝,声节与古鹿鸣同。第二曰巍巍篇,咏文帝,用延年所改驺虞声。第三曰洋洋篇,咏明帝,用延年所改文王声。第四曰日复,用鹿鸣。鹿鸣之声重用,而除古伐檀。

古今乐录曰:「汉故事上寿用四会曲。」魏明帝青龙二年,以长笛食举第十一古大置酒曲代四会。又易古诗名曰羽觞行,用为上寿曲。施用最在前,鹿鸣以下十二曲,名食举乐。而四会之曲遂废。  晋书乐志曰:「泰始中使傅玄、荀勖、张华,各造正旦大会行礼,及王宫上寿酒食举乐歌诗。勖乃更作行礼诗四篇,又为正旦大会王宫上寿歌诗,并食举乐歌诗,合十三篇。」又以魏氏歌诗,或二言,或三言,或四言,或五言,与古诗不类。以问司律中郎将陈颀,颀曰:「被之金石,未必皆当。」故勖造晋歌皆为四言,唯王宫上寿酒一篇为三言五言焉。


正旦大会行礼歌

于皇

宋书乐志曰:「晋荀勖造正旦大会行礼歌四篇。一曰于皇、当魏、于赫」

于皇元首,群生资始,履端大享,敬御繁祉。

肆觐群后,爰及卿士,钦顺则元,允也天子。

明明当魏巍巍

明明天子,临下有赫,四表宅心,惠浃荒貊。

柔远能迩,孔淑不逆。来格祁祁,邦家是若。

邦国当魏洋洋

光光邦国,天笃其祜,丕显哲命,顾柔三祖。

世德作求。奄有九土,思我皇度,彝伦攸序。

祖宗当魏鹿鸣

惟祖惟宗,高朗缉熙,对越在天,骏惠在兹。

聿求厥成,我皇崇之。式固其犹,往敬用治。


王公上寿酒歌

践元辰当魏羽觞行

践元辰,延显融,献羽觞,祈令终。

我皇寿而隆,我皇茂而嵩。

本支愤百世,休祚钟圣躬。


食举乐东西厢歌

煌煌当鹿鸣

煌煌七曜,重明交畅,我有嘉宾,是应是贶。

邦政既图,接以大飨,人之好我,式遵德让。

宾之初筵当于穆

宾之初筵,蔼蔼济济,既朝乃宴,以洽百礼。

颁以位叙,或廷或陛,登傧台叟,亦有兄弟。

胥子陪寮,宪兹度楷,观颐养正,隆福孔偕。

三后当昭昭

昔我三后,大业是维,今我圣皇,焜燿前晖。

奕世重规,明照九畿,思辑用光,时罔有违。

陟禹之迹,莫不来威。天被显禄,福履是绥。

赫矣当华华

赫矣太祖,克广明德,廓开宇宙,正世立则。

变化不经,民无瑕慝,创业垂统,兆我晋国。

烈文当朝宴

烈文伯考,时惟帝景,夷险平乱,威而不猛。

御衡不迷,皇涂焕炳,七德咸宣,其宁惟永。

猗欤当盛德

猗欤盛欤,先皇圣文,则天作孚,大哉为君。

慎徽五典,帝载是勤,文武发挥,茂建嘉勋。

修己济治,民用宁殷,怀远烛幽,玄教氛氲。

善世不伐,服事三分,德博化隆,道冒无垠。

隆化当绥万邦

隆化洋洋,帝命溥将,登我晋道,越惟圣皇。

龙飞革运,临焘八荒,叡哲钦明,配踪虞唐。

封建厥福,骏发其祥,三朝习吉,终然允臧。

其臧惟何?总彼万方,元侯列辟,四岳蕃王。

时见世享,率兹有常,旅揖在庭,嘉客在堂。

宋卫既臻,陈留山阳,我有宾使,观国之光。

贡贤纳计,献璧奉璋,保佑命之,申锡无疆。

振鹭当朝朝

振鹭于飞,鸿渐其翼,京邑穆穆,四方是式。

无兢惟人,王纲允敕,君子来朝,言观其极。

翼翼当顺天

翼翼大君,民之攸暨,信理天公,惠康不匮。

将远不仁,训以纯粹,幽明有伦,俊又在位。

九族既睦,庶邦顺比,开源布宪,四海鳞萃。

协物正统,殊涂同致,厚德载物,灵心隆贵。

敷奏谠言,纳以无讳,树之典象,诲之义类。

上教如风,下应如卉,一人有庆,群萌以遂。

我后宴喜,令问不坠。

既宴当陟天庭

既宴既喜,翕是万邦,礼仪卒度,物有其容。

晰晰庭燎,喤喤鼓钟,笙磬咏德,万舞象功。

八音克谐,俗易化从,其和如乐,庶品时邕。

时雍当参两仪

时邕斌斌 宋书作份份,六合同尘,往我祖宣,威静殊邻。

首定荆楚,遂平燕秦,亹亹文皇,迈德流仁。

爰造艸昧,应乾顺民,灵瑞告符,修徵响震。

天地弗违,以和神人,既戡庸蜀,吴会是宾。

肃慎率职,楛使来陈,韩濊进乐,均 晋书作宫 协清钧。

西旅献獒,扶南效珍,蛮裔重译,玄齿纹身。

我皇抚之,景命惟新。

嘉会

愔愔嘉会,有闻无声,清酤既奠,笾豆既馨 晋书作升

礼克乐备,箫韶九成,恺乐饮酒,酣而不盈。

率土欢豫,邦国以宁,王猷允塞,万载无倾。


晋正德大豫舞歌

正德舞歌

人文垂则,盛德有容,声以依咏,舞以象功。

干戚发挥,节以笙镛,羽籥云会,翊宣令踪。

敷美尽善,允协时邕,焕炳其章,光乎万邦。

万邦洋洋,承我晋道,配天作享,元命有造。

上化如风,民应如草,穆穆斌斌,形于缀兆。

文武旁作,庆流四表,无竞维烈,永世是绍。

大豫舞歌

豫顺以动,大哉惟时,时迈其仁,世载邕熙。

兆我区夏,宣文是基,大业惟新,我皇隆之。

重光累晖,钦明文思,迄用有成,惟晋之祺。

穆穆圣皇,受命既固,品物咸宁,芳烈云布。

文教旁通,笃以淳素,玄化洽畅,被之暇豫。

作乐崇德,同美诏濩,浚邈幽遐,式遵王度。


从武帝华林园宴二章

初学记作荀勖从武帝华林园,艺文类聚逸勖名,后人遂以为武帝诗误也。

习习春阳,帝出乎震 叶平声,天施地生,以应仲春。

思文圣皇,顺时秉仁,钦若灵则,饮御嘉宾。

洪恩普畅,庆乃众臣,其庆维何,锡以帝祉。

肆觐群后,有客戾止,外纳要荒,内延卿士。

箫管咏德,八音咸理,凯乐饮酒,莫不宴喜。

三月三日从华林园诗

《初学记》四。《诗纪》四十。逯(钦)案。此与上篇当为同时之作。盖一用四言。一用五言也。

清节中季春。姑洗通滞塞。

玉辂扶渌池。临川荡苛慝。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