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替考小段子【中】

文风太跳跃了我心好痛……算了反正就是无脑撒糖博君一笑[笑cry]贾公闾和大外甥上线~

=============================

被替考的男主人公司马昭同志现在正在珠宝专柜挑戒指,一边还歪着头夹着手机打电话订玫瑰订晚餐。
这么仓促也不能全怪他,毕竟他半小时内才刚结束了一门专业课考试,半小时后还要回学校接他家亲爱的并且瞒着他把他带过去……
感到智商被掏空。

那么他是怎么想出来让钟会替他考试的呢?时间线还得拨回到昨天晚上。

昨晚,一个美好的临时抱佛脚之夜,本来应该沉迷复【预】习无法自拔的贾充却被他的倒霉室友司马昭那一声声真情实感的叹息弄得直想掀桌子。

在又一声悠长的“唉~~~”从自己背后传来的时候,贾充觉得自己必须得跟司马昭来个了断。
他把自己的表情整理得尽可能友善,转身去问司马昭:“大半夜不好好复习,你怎么了?”
司马昭咬着插在可乐罐子里的吸管,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书,表情非常悲苦:“明天就是我跟士季在一起一周年的纪念日了,可是我一天的考试啊!怎么办……”

贾充心里一动,他是知道钟会的,明明比司马昭年纪小几岁却比他们还高一年级,想想他俩确实在一起一年了……本来荀勖跟他说bbs十大上面那个傻x求助楼主是司马昭他还觉得很扯,毕竟一切不查ip的定位都是耍流氓,但是现在他信了百分之九十了。
于是他故作思索,半分钟后对司马昭说:“要不,你让他替你考政治?开卷的,又查得没那么严。”
一向老实巴交【雾】的司马昭听得咬着的吸管都掉下来了:“……诶?好像还……真能行?公闾你怎么想出来的!我去跟士季说说!”

他走得急,没看到身后贾充翻了个白眼拿起了电话:“喂?公曾,是我……上钩了……那个傻x还真是子上啊,你怎么看出来的?……呵呵呵……什么?看现场……你请我啊?好啊……”

钟会刚出考场打开手机就接到了司马昭的电话:“士季!快下楼来我到二教楼下了!”他听着那个充满活力的声音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联想到自己刚才的憋屈经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盘算着正好你送上门来,这账当面算。
谁承想到了楼下就被司马昭一把挽过手臂,念叨着“辛苦了士季请你吃大餐”连拉带拽一路扯出校门塞进车里。
直到进了酒店上了顶楼被带到那个烛光微微气氛温馨的桌子前,钟会都没机会插一句话,并且难得的很懵逼。

司马昭从桌子下面变魔术一般抽出一大束玫瑰,直视着钟会的眼睛在烛光的映照下格外温柔似水:“士季……为了我们的一周年……惊喜吗?”

钟会觉得眼眶有点发热,司马昭真诚的脸有点模糊了。他坚持认为这是自己憋了一路的气导致的,一码归一码,气还是要撒的。
于是他随手拎起桌子上一瓶香槟晃了两下对着司马昭英俊的下巴直接拔开了塞子,随后又接过了淋湿的玫瑰抱住了满身泡沫一脸吃鲸的司马昭:“子上……谢谢你……虽然挺傻的……”
钟会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睫下垂,脸上微微有点发红,迅速抿紧的薄唇让司马昭生出了吻上去的欲望,他也并没有推拒。

晃动的烛光在墙上投下了一双纠缠的剪影,带路的服务生早知趣地退了下去。
今夜月色很美,高处的城市深沉宁静,注定有浪漫的故事悄悄发生。

评论(7)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