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小剧场

并不是《孤屿》的小剧场◔"L__◔
私设如山不要当真(,,•́ . •̀,,)

==============================

钟会在这个见鬼的血池地狱【牛头马面:阿嚏——】才刚呆了一天半,还没习惯那种刺鼻的血腥味,正皱着眉头东张西望,就看到了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的脸。他感觉心脏一缩,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各种称呼在脑子里打成了结,最后出口的还是一声——
“……子上。”
司马昭倒是显得心情轻快得多。他一路直直地冲着钟会大步走过来,一抬腿就跨入了血池,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还顺势长臂一伸搂住了钟会。
感觉到怀里的身体短暂地僵硬后慢慢放松,司马昭把下巴搁在钟会的肩膀上,试图透过浓重的血腥气追寻他的士季身上曾经有的令人安心的淡淡清香:
“士季,好久不见……”
【旁边惊诧于这个全自动服务的省心鬼还没来得及走开的牛头马面:……为什么感觉眼睛有点疼】

两个人一起的话,本来也不太长的刑期就显得更短【牛头马面:简直是把我们血池地狱当成温泉,泡鸳鸯浴吧→_→】,因为阎王手边缺人的缘故又双双被征用去做了文书工作。清闲得多的司马昭【你猜为什么呀嘻嘻◔"L__◔】每天不厌其烦地追在忙碌的钟会身后,有时候给他讲路上有什么有意思的鬼,有时候说说攒了近两年的情话,有时候只是默默地看着他工作出了神,像从前常有的那样。

没人正面看过他的那种眼神,但想必是很温柔的吧。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两个人身上来自血池地狱的血腥气是再难消了。司马昭在惋惜了一下之后也就接受了,钟会本来也就没那么在乎,毕竟主要影响到的是围观群众——

阎王:“喂陆判,这离血池那么远怎么也这么腥?排气系统你到底有没有好好督建啊→_→”
陆判:“……你又忘了那俩了……你招进来的别试图把锅丢给我←_←”
牛头马面:“呃……二位大人,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恋爱的腥臭味’啊?”

好吧,意外没那么不正经……那就算是突发奇想的好好写东西的尝试吧,希望没有很奇怪(*/ω\*)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