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昭会】第十二夜

现代校园paro,一个关于话剧、陪练与谈恋爱的短故事。

写到真的完结了,还有一点舍不得。本来为了哄凉凉开的一个充满逗比之气的脑洞,没想到林林总总也写了将近一万……

解释一下这个略显装逼的题目:其实第十二夜还有另一个译名叫做皆大欢喜,取的是这层意思~

解释一下意【huang】味【er】深【bu】长【yin】的结尾:希望大家都去百度一下《恋爱的犀牛》的剧本,第十三场,阿昭那四句词后面……记得回来点赞哟⁄(⁄ ⁄•⁄ω⁄•⁄ ⁄)⁄

---------------------------------------------------------------------

A

永远不要低估人民群众传播八卦的能力。司马昭一路狂奔跑进钟会的宿舍楼,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别人茶余饭后闲聊的新谈资,不禁悲从中来。假装不知道自己就是“出柜”事件的主角,他三步并两步走完了剩下的楼梯,站在了钟会宿舍的门口。

总在这站着也有点引人注目,于是司马昭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过速的心率,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并顺势转身关上了门。再转过身的时候看到钟会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这个不速之客,整个人浸在夕阳的光辉里,一如初见时候那样让人惊艳。司马昭心里一动,想说的话直接冲口而出:“会会,我,我喜欢你……”钟会明显一愣,但是并没有什么反感的神色,这让司马昭定了心,胆子也大了,“我看着你也挺喜欢我的,咱们不如就在一起吧!”

然后钟会的脸色就突然变了,一巴掌挥过来结果被司马昭意料之中一样捉住了手腕,并且顺势直接把他圈在了墙角,一切都像是浪漫偶像剧一样自然而然,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唇齿相交的时候,钟会没有推开司马昭,任由他青涩而热情地探索……

门外背单词的声音由远及近,最后停了下来,有人推了推门。司马昭感觉钟会一瞬间僵硬了,然后挣扎着想推开他,但是他反而箍筋了对方腰间的手,更加专心致志地掠夺着狭小空间里的空气。门外的人又占了一会,嘀咕着“算了,没带钥匙”又走远了,司马昭终于松开了钟会。他的勇气都好像在漫长的亲吻中耗尽了,几乎不敢抬头看钟会泛着红晕的脸,也不记得自己最后是怎么跟钟会告别、离开的,反正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蹲在活动室跟一脸看好戏的社员们商量聚餐的事情了。

“怎么着阿昭,你这一路走过来跟漂移似的,进门都差点撞门框——还没喝呢就醉了?”郭淮语气轻快地开着嘲讽。司马昭回味着刚才的那个吻,会会的嘴唇很软,确实值得一醉……于是他的脸不易察觉地红了,不过大家果然没有察觉。

最后他们定好了聚餐地点,大家都各回各家了的时候,司马昭叫住了王元姬麻烦他帮忙请一下帮了自己很大忙的钟会。元姬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粗鄙之语,如同华妃一样优雅地翻了个白眼。

不过最后元姬还是请了,钟会也很给面子地来了,只不过席间全程表情淡漠,该喝的酒倒是一杯不差。司马昭暗中关注着他,当然只是他以为的暗中,因为他一反常态地连别人灌他酒都没心思拒绝直接干了。

好不容易是挨到庆功宴结束,一群人嚷嚷着续摊去唱K,司马昭赶紧婉拒,扶着已经有点走不动路的钟会要出去打车。快到门口的时候邓艾开口问道:“阿昭,你自己也没……没少喝吧?这是打算酒,酒,酒……”司马昭怕他说出点什么少儿不宜来刚打算开口制止,邓艾又接上了,“酒壮怂人胆?”没等司马昭反驳旁边的孙权就接话了:“边儿去,哪儿有当着别人爸爸说人家怂的?我们阿昭,壮着呢!对吧儿子?”邓艾脖子一梗:“我……也是他爸爸!”席间嘘声大起,司马昭也没心情跟他两个便宜爸爸磨嘴皮子,直接出门打车奔酒店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司马昭出去买完了早餐回酒店叫醒钟会的时候,接到了邓艾的电话:“阿……阿昭怎么样?有没有酒,酒壮怂人胆?”司马昭无声地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心情很好地拿腔拿调:

“过去的岁月都会过去,

最后只有我还在你身边。

过去的岁月总会过去,

最后只有我……诶会会别打我错了!”

邓艾拿着直接响起了忙音的手机,内心充满卧槽,感觉三观简直受到了洗礼:他们昨晚上喝多了居然在排话剧?还是《恋爱的犀牛》第十三……

哎呦我去……

邓艾感觉自己老脸一红。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