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昭会】第十二夜

现代校园paro,一个关于话剧、陪练与谈恋爱的短故事。

断更的一天里感冒发展成重感冒,头晕眼花脖子酸痛嗓子沙哑涕泪横流……睡不着觉只好假装勤劳地来更新〒▽〒

这也算另一种意义上的【一天不更,浑身难受】吧……咸鱼死亡.jpg

-----------------------------------------------------

B

很快到了《恋爱的犀牛》正式演出那天,地下一层不大的活动室挤满了人。所有人都席地而坐不分你我,主照明灯被关掉了,只剩台上一束不强的追光随着主角走走停停。钟会有些发怔地注视着台上的司马昭投入地表演,不是不好,而是超出他意料的好,好到他觉得那个人不再需要自己胡闹吹水的“调教”了。突然觉察到的这一分距离感竟然让他感觉心里空落落的,他不愿意去想是因为什么,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重新放回到台上的演出。

这个时候司马昭刚好在唱那首很出名的曲子:

“……你是不同的,惟一的,柔软的,干净的,天空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水流一样的,

什么也改变不了,什么也污染不了,

阳光穿过你,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我的爱人,我的爱人,我的爱人……”

他的声音像是被抽掉了平时的活力,变得低沉而缠绵,一丝若有若无的苦涩,却有更多抽不掉的痴迷。他的脸隐在光带来的阴影里,最后却短暂地扬了起来,他的眼神在光的映照下格外明亮而深情,就那样跟钟会来不及收回的目光直直撞上。

一片黑暗的台下,不曾透露的位置,这样的巧合或许真的有某种命运的成分吧……

第二天钟会犹豫了很久要不要再去,最后还是顺应了习惯——至少要去恭喜一下他的首演大获成功吧。

到了一向约定的地方,司马昭果然早早地等在那里,见他过来轻车熟路地塞过来还温热的早餐示意他先吃。“那个,我昨天的演出……还不错吧?”司马昭仿佛一个等待老师评语的小学生,局促地抓乱了精心梳理的发型。钟会差点被他逗笑了:“挺不错的,你进步很大啊~”还下意识点点头以示很有说服力,但是转念想到既然演出已经圆满成功了,“以后咱们就可以不用……”

“——就可以抓紧排下一部戏了,期中演出季时间安排还有点紧,我们得赶快开始了!”司马昭语气轻快地打断了他,眼睛亮亮的,趁着钟会被这完全超出自己心理预期的消息惊得下意识睁大了眼睛的难得时机,仗着身高优势摸了摸钟会的头,“会会,你不会不想帮我了吧?那样我可是会伤心的……”

反应过来的钟会一把拍掉他的手:“再犯欠就没戏了!”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莫名松了口气,紧绷的嘴角情不自禁扬了起来,“下一部是什么戏啊?”

司马昭一直没动作的另一只手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个花环戴在了钟会头上,语调轻缓眼神温柔:“《哈姆雷特》啊,我亲爱的,奥菲利亚。”

【咳咳,湖边人来人往的,阿昭注意影响啊!】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