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元白资源帖

哇哦

黑豆豆:

比微之大大多活了15年的乐天菊苣,那粗壮的箭头,真是各种脑补停不下来。


其实古风背景我不喜欢太露骨,这样子就刚刚好嘛~~~


看多了乐天菊苣的诗,会觉得“微之微之”这样叫好苏好嗲啊哈哈哈哈!




把之前攒的元白材料搞个传送:



  1. 看了扒元白的帖子我整个人都不太好


  2. 虽然知道JMS不DJ这个CP…还是堆这儿吧…元白


  3. 白居易与元稹的友情


  4. 白乐天的祭微之文





挑几首喜欢的的随时瞻仰:




《蓝桥驿见元九诗》白居易


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西风我去时。 


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




《梦微之》白居易


晨起临风一惆怅,通川湓水断相闻。 


不知忆我因何事,昨夜三回梦见君。 




《酬乐天频梦微之》 元稹


山水万重书断绝,念君怜我梦相闻。


我今因病魂颠倒,惟梦闲人不梦君。 




《初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适至,兼寄》 白居易 


永寿寺中语,新昌坊北分。
归来数行泪,悲事不悲君。
悠悠蓝田路,自去无消息。
计君食宿程,已过商山北。
昨夜云四散,千里同月色。
晓来梦见君,应是君相忆。
梦中握君手,问君意何如?
君言苦相忆,无人可寄书。
觉来未及说,叩门声冬冬。
言是商州使,送君书一封。
枕上忽惊起,颠倒著衣裳。
开缄见手札,一纸十三行。
上论迁谪心,下说离别肠。
心肠都未尽,不暇叙炎凉。

云作此书夜,夜宿商州东。
独对孤灯坐,阳城山馆中。
夜深作书毕,山月向西斜。
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
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
桐花诗八韵,思绪一何深。
以我今朝意,忆君此夜心。
一章三遍读,一句十回吟。
珍重八十字,字字化为金。




《得乐天书》    元稹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寄乐天》    元稹    


无身尚拟魂相就,身在那无梦往还。
直到他生亦相觅,不能空记树中环。




《酬乐天赴江州路上见寄三首》 元稹


昔在京城心,今在吴楚末。千山道路险,万里音尘阔。


天上参与商,地上胡与越。终天升沉异,满地网罗设。


心有无眹环,肠有无绳结。有结解不开,有环寻不歇。


山岳移可尽,江海塞可绝。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生莫强相同,相同会相别。


襄阳大堤绕,我向堤前住。烛随花艳来,骑送朝云去。


万竿高庙竹,三月徐亭树。我昔忆君时,君今怀我处。


有身有离别,无地无岐路。风尘同古今,人世劳新故。


人亦有相爱,我尔殊众人。朝朝宁不食,日日愿见君。


一日不得见,愁肠坐氛氲。如何远相失,各作万里云。


云高风苦多,会合难遽因。天上犹有碍,何况地上身。




《酬乐天劝醉》  元稹


共醉真可乐,飞觥撩乱歌。独醉亦有趣,兀然无与他。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梦与李七、庾三十二同访元九》 白居易


夜梦归长安,见我故亲友。
损之在我左,顺之在我右。
云是二月天,春风出携手。
同过靖安里,下马寻元九。
元九正独坐,见我笑开口。

还指西院花,乃开北亭酒。
如言各有故,似惜欢难久。
神合俄顷间,神离欠申后。
觉来疑在侧,求索无所有。
残灯影闪墙,斜月光穿牖。
天明西北望,万里君知否?
老去无见期,踟蹰搔白首。




《寄微之三首》  白居易 


江州望通州,天涯与地末。 
有山万丈高,有水千里阔。 
间之以云雾,飞鸟不可越。 
谁知千古险,为我二人设。 
通州君初到,郁郁愁如结。 
江州我方去,迢迢行未歇。 
道路日乖隔,音信日断绝。 
因风欲寄语,地远声不彻。 
生当复相逢,死当从此别。




《昔与微之在朝日,同蓄休退之心。迨今十年,沦落老大,追寻前约,且结后期》 白居易 (节选)


宦情君早厌,世事我深知。


常于荣显日,已约林泉期。


况今各流落,身病齿发衰。


不作卧云计,携手欲何之。


待君女嫁后,及我官满时。


稍无骨肉累,粗有渔樵资。


岁晚青山路,白首期同归。




《与元微之书》 白居易 (节选)


微之微之!不见足下面已三年矣,不得足下书欲二年矣,人生几何,离阔如此?况以胶漆之心,置于胡越之身,进不得相合,退不能相忘,牵挛乖隔,各欲白首。微之微之,如何如何!天实为之,谓之奈何!




《祭微之文》 白居易 (节选)


《诗》云:「淑人君子,胡不万年?」又云:「如可赎兮,人百其身。」此古人哀惜贤良之恳辞也。若情理愤痛,过於斯者,则号呼抑郁之不暇,又安可胜言哉?呜呼微之!贞元季年,始定交分,行止通塞,靡所不同,金石胶漆,未足为喻,死生契阔者三十载,歌诗唱和者九百章,播於人间,今不复叙。至於爵禄患难之际,寤寐忧思之间,誓心同归,交感非一,布在文翰,今不重云。唯近者公拜左丞,自越过洛,醉别愁泪,投我二诗云:「君应怪我留连久,我欲与君辞别难。白头徒侣渐稀少,明日恐君无此欢。」又曰:「自识君来三度别,这回白尽老髭须。恋君不去君须会,知得后回相见无。」吟罢涕零,执手而去。私揣其故,中心惕然。及公捐馆於鄂,悲讣忽至,一恸之后,万感交怀,覆视前篇,词意若此,得非魂兆先知之乎?无以寄悲情,作哀词二首,今载於是,以附奠文。其一云:「八月凉风吹白幕,寝门廊下哭微之。妻孥亲友来相吊,唯道皇天无所知。」其二云:「文章卓荦生无敌,风骨精灵殁有神。哭送咸阳北原上,可能随例作埃尘。」呜呼微之!始以诗交,终以诗诀,弦笔两绝,其今日乎?呜呼微之!三界之间,谁不生死,四海之内,谁无交朋?然以我尔之身,为终天之别,既往者已矣,未死者如何?呜呼微之!六十衰翁,灰心血泪,引酒再奠,抚棺一呼。《佛经》云:「凡有业结,无非因集。」与公缘会,岂是偶然?多生以来,几离几合,既有今别,宁无后期?公虽不归,我应继往,安有形去而影在,皮亡而毛存者乎?呜呼微之!言尽於此。尚飨。




《醉中见微之旧卷有感》 白居易


今朝何事一沾襟,检得君诗醉后吟。


老泪交流风病眼,春笺摇动酒杯心。


银钩尘覆年年暗,玉树泥埋日日深。 


闻道墓松高一丈,更无消息到如今。




《梦微之》 白居易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漳浦老身三度病,咸阳宿草八回秋。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阿卫韩郎相次去,夜台茫昧得知不?




《早春忆微之》   白居易   


昏昏老与病相和,感物思君叹复歌。
声早鸡先知夜短,色浓柳最占春多。
沙头雨染斑斑草,水面风驱瑟瑟波。
可道眼前光景恶,其如难见故人何。



评论

热度(4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