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尽秋凉

水底月为天上月,眼中人是面前人

被这首欢快的小曲儿洗脑了。
那就,大家也一起开心开心吧~

拜伦、狄更斯、柯南道尔等人手稿

看了两遍的来推推这个展,到6.21就结束了。而且不仅展有意思,还有本子周边,很好看~冷么倒是没有啥特殊感受,可能是因为清华美术馆更冷,宛如冰箱【】

纳兰妙殊:

昨天去国图还书,顺便看了下展览(上次去正好赶上周一,展览关闭,运气好差)。名称是“从莎士比亚到福尔摩斯:大英图书馆的珍宝”,展出拜伦、柯南道尔、夏洛蒂勃朗特等人手稿。


拜伦《唐璜》手稿(1822年)。





比较清晰的官图↓“哦爱情!哦荣誉!为何全在空中飞旋,而不见下来……”


男爵的字真好看(捧脸





狄更斯《尼古拉斯·尼克尔贝》手稿(1838)。



狄老爷的字犹如狂风卷过的草原……划掉错句用的是带连续小圈的“电话线”XD





柯勒律治《古舟子咏》手稿(1806),此稿是写在一个巴掌大的皮面小本子上,字非常纤细,笔画很轻柔。





夏洛蒂《简爱》的修订稿本(1847),用来交给出版商使用。



能看到Jane Erye下面,用W形的线划掉了“by Currer Bell”,柯勒·贝尔是她笔名。那么划掉是什么意思?夏洛蒂的字也好看,只是有点清寒感。





华兹华斯《我游荡如一片孤云》手稿。





好,压轴的是——柯南道尔《失踪的中卫》手稿。



爵士的手迹整洁又美观,简直艳压群稿(雾)!坊间有刻板印象是医生的字最潦草,但这里面可只有爵士是真正的执业医生!原馆拍的平铺图:





另外还有一套191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福尔摩斯侦探案全集》。由刘半农主编,译者都是当时的当红报人、小说家:程小青、严独鹤、陈小蝶、天虚我生、周瘦鹃、陈霆锐、天侔、常觉、渔火……


后来程小青自己也写了《霍桑探案集》,人设照搬福华,写得也蛮好看。搁在今天,要被骂“抄袭狗”、扔调色盘了吧。





那时译出的案件名称十分古雅,《巴斯克维尔的猎犬》译成《獒祟》,是拗口了一些,但“祟”字用得好。“祟”的意思是鬼怪所作的灾祸,既合乎猎犬和休果的恐怖传说,又暗喻斯台普吞借用鬼犬杀人。与之可对仗的是《恐怖谷》译成《罪薮 》。


其余如:


《空屋》——《绛市重苏》(“绛市”应该用的是“绛帐”的典)


《诺伍德的建筑师》——《火中秘计》


《跳舞的人》——《壁上奇书》


《孤身骑车人》——《碧巷双车》


《修道院公学》——《隰原蹄迹》(《诗经》,“山有榛,隰有苓”)


《黑彼得》——《隔帘髯影》


但是有些译名从名字里就剧透了……比如——



《六个拿破仑》——《剖腹藏珠》


《三个大学生》——《赤心护主》


这两个译名已经把作案方法和凶手都放在标题里了啊!!!


还有《最后一案》——《悬崖撒手》,这个,简单明了地把福某的结局浓缩成四字,变成了标题。


还有《马斯格雷夫典礼》——《窟中秘宝》,看标题就大致知道那些怪话“向北十步又十步,向东五步又五步”,就是秘窟的位置嘛……




话说,文言版的《福尔摩斯》也真是有趣,在网上找了一段《黑彼得》选段,熟悉原文人应该都有印象,小说的开端是福尔摩斯去猪肉铺子练戳猪肉。



当七月间,福往往夜出不归,厥状似甚忙碌。且时有下等社会中人来寓所,询甲必丹巴西尔曾否他出。夫此室中,安有所谓甲毕丹者,乃知必为福化身无疑。语云“狡兔三窟”,而吾友且有其五,均可为化装之室。唯所治何事,则吾殊不能知。一日晨起,朝暾作黄玫瑰色,抹玻窗一角。余方进早餐,忽见吾友踽踽而入,肘下挟长矛一,晶莹射目。予骇然曰:“歇洛克,汝乃挟此游齤行于市耶?”


福曰:“否。吾顷刻乘车往肉庄耳。”


予曰:“汝购肉乎?”


福曰:“否。吾盖户外运动也。华生,去此数分钟,汝设往亚拉地斯肉庄后院,当见檐下悬有肥豕一头,洗剥已净。其下有绅士一人,方运矛力贯其肋或胸。此绅士者,即予是矣。”


予不觉失笑曰:“汝乃为此恶作剧之运动耶?”


福正色曰:“然吾觉此豕壮硕,倘生时必非一矛所能致其死命。华生,汝亦欲往试之欤?”


予曰:“谢君,吾不欲。但君好此何为?”


福曰:“吾觉其与樵苏村一案甚有关系耳。”忽转身曰,“密斯脱(Mr)哈伯根君来耶?吾甚欢迎,早餐正热,曷来进一勺?”



又搜了一下原文。民国时的文言文译文在“信”上面果然是一贯的马马虎虎。有一些句子被略掉了,有一些句子是译者加进去的,如“朝暾作黄玫瑰色,抹玻窗一角”、“晶莹射目”、“汝购肉乎”这些都是1916年的译者自己添上的。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真没想这么多……大多数时候就是把转载当成微博转发在用【】今后还是注意吧……

太阳照在绿墙山:

完全同意这篇内容,并且举起四蹄儿希望大家对于他人的【创作品】不要使用转载到自己空间的功能。LOFTER赶紧上线选择性开放转载的功能吧……虽然我不抱太大希望,毕竟LOFTER现在已经不太保护原创了。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最近只要睡得晚,总会做一些奇特的梦。它们都有自己完整的一套设定,似乎是从很多故事里裁切下来的片段,像残缺的胶片一样从我身边的放映机里呼啸而过。
那些断口的背后一定有很多很多有趣的故事,可是我现在已经失去了去挖掘去想象的情怀了。
sigh

写作的时候注意这些,拯救强迫症

高中改病句逼出来的强迫症,还是挺有用的( ͡° ͜ʖ ͡°)✧

帆过十洲:

 如果你想让你的文字更规矩一点,来看看这个。


这不完全是国标(毕竟那玩意又臭又长看起来不爽),但按这个来90%的情况下是没问题的,足够拯救强迫症了。


剩下的交给校对来拯救。


 


一、标点


1.省略号是中文输入法下的shift+6,是两个键,不是七个键或者八个键,所以相信自己按得出来的,不要再按六个句号了。六个分隔符也不要。2比6小,何乐不为?


2.玛丽苏小白文女主的名字至少分隔符是对的,就是那什么冰琉璃·蝶殇什么玩意的。分隔符就是中文输入法下波浪线那个按键不要按shift打出来的结果。


3.直接引语有以下几种标点用法:


XXX说:“内容。”


“内容。”XXX说。


“内容1,”XXX说,“内容2。”


该用冒号记得用冒号。


4.三个词并列的时候善用顿号,三个句子并列的时候善用分号。


5.逗号说:“大家都这么爱用我,我也很绝望啊!”


6.引号确实可以表示强调,但不要乱用,毕竟这玩意也能表示讽刺,手抖给官方组织加了引号小心水表。


7.表示强调的时候不要用一整行的????????或者!!!!!!!!,有仨就行了。


8.!和?的组合拳合起来也不要超过仨,最好就让他们兄弟两个相亲相爱。


 


二、格式


1.写中文的时候不要输空格,段首也不。需要首行缩进用word自带,否则校对或者排版会想杀人的。


2.写英文的时候标点贴住前面的单词,但和后面的单词之间要有空格。


3.空格一个就够了。


4.场景转换/视角转换等空一行就行了,最多不要超过两行。


5.想换页的话插分页符,word快捷键是ctrl+回车。


6.一般情况下不提倡在正文里使用分割线,特殊文体特殊处理。


 


三、词汇


1.的地得:


“的”后面跟名词:红的花


“地”后面跟动词:飞快地跑了


“得”后面跟补充说明前面那玩意的东西,多数情况是形容词或者短语:跑得快,羞得脸都红了


2.语气词:


句尾的“呐、呀、哇”其实都是“啊”的变体,不特别强调语气的时候可以都用“啊”


3.使用以搜狗为代表的智能输入法输入词、成语、短句的时候,如果发现输入法给的默认字和你以为的写法不一样,99.99%是你错了


4.使用以搜狗为代表的智能输入法输入词、成语、短句的时候,如果发现输入法给不出默认组合,99.99%是你记错语序/发音了。这种时候同样智能的搜索引擎可以拯救你。输入你印象里的东西,它会问你,你是不是要找XXX,这个XXX十有八九就是正确的那个。


5.请像写英语作文一样只使用你切实掌握的词汇,半生不熟的查个字典确认一下。


6.推荐一个比较可靠的网络词典:http://www.zdic.net


 


四、句子


这一部分没有国标,最多是学界有人批判过,甚至很多正经出版的教材都存在这些问题。但汉语有自己的特点,我还是希望大家不要被其他语言的表达习惯牵着鼻子走,那样读起来不舒服。


1.理论上直接引语前面“XXX说”的那个“说”(或者表示相同含义的词)是必须存在的,但很多或者说绝大多数作者行文中都会有部分省略,我也很茫然所以现在这玩意到底怎么处理。


2.代词不要舍不得用,也不要太舍得用。满屏都是“他”的时候回去读一下看看你自己能不能分清哪个“他”指的是谁。


3.行文里注意句子的完整性,一个大长句下来找不到主语或者只有因为没有所以是一件很崩溃的事情。


4.如果你发现写到后来自己也找不到这个句子的主语/前面的连词了,就说明你这个句子写得太长了,拆吧。


5.别学英语往一个词前面堆八百多个“的”来修饰,汉语不是这么玩的。一般情况下三个修饰语就嫌多了,最好拆一下。


例如:


*房间里有一张棕红色的木头做的四方形的桌子。


房间里有一张四方形的棕红色桌子,它是木头做的。



【瞎扯】虐文党宣言

感觉里面很多都不算虐啊2333相当带感了!

北邙山下尘:

在微博上跟人怼(不是)的产物,为了避免我的撸否三月份没更新四月份依旧没更新的惨剧,在这边存个档,混更。


我提的原po微博搜“甜文党宣言”即可。




=正文分割线=




在首页看到某po之后生起的逆反心理,非同好小伙伴慎戳避雷。




虐文党宣言




诸君,我喜欢虐文。


诸君,我很喜欢虐文。


诸君,我非常喜欢虐文。 


我喜欢青梅竹马翻脸成仇。我喜欢一见钟情遇人不淑。


我喜欢双向暗恋无疾而终。我喜欢互通心意鸡同鸭讲。


我喜欢十指交扣若有所失。我喜欢目光交汇各怀鬼胎。


我喜欢唇舌交织貌合神离。我喜欢共赴云雨同床异梦。


古今中外,五湖四海,天上地下,六合八荒,任何题材任何背景的虐文,只要写得好,我都喜欢。


我喜欢同一阵营的伙伴,最终因理念不合分道扬镳,哪怕日后在决斗场上相见,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也喜欢不同阵营的对手,私下相互欣赏甚至引为知己,却不会因算计弄死对方皱一下眉头。


我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破灭的时候握着对方的手,相视一笑,慨然赴死。


也喜欢一起追求理想的人,在理想实现的时候只可共患难不可同富贵,私交有憾,唯留功业不朽。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淹死心底不可告人的暗恋。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不得,巧取豪夺强扭的瓜却不甜。


我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也喜欢爱一个人,求而得之,最后被岁月消磨了所有激情和当初美好的时光。


我喜欢为爱人对抗世界,历史的车轮下肩并肩被碾碎的两颗蝼蚁。


也喜欢为世界放弃爱人,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


我喜欢在一起之后困于柴米油盐再不是童话的王子和公主。


也喜欢嫁入高门后忘却了当年淳朴善良的自己的灰姑娘。


我喜欢彼此都太过锋芒毕露互相刺得遍体鳞伤的相似。


也喜欢本来珠联璧合却随着时间推移终于决裂的互补。


我喜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也喜欢涸辙之鱼曾相濡,他日相忘于江湖。


我喜欢轰轰烈烈,生死皆如绚烂之夏花,哪怕短暂亦能夺人眼目。


也喜欢乏善可陈,身后一地鸡毛无人问,用冗长而平庸的一生去见证他人的故事。


我就是喜欢这样对自己和他人笔下的主角:【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而这都是为了动心忍性,从TA身上的每一个犄角,榨出让我迷醉的——


人性的光辉。


顺流而下,人皆可为,只有逆流而上的勇者,才能震慑我的灵魂。




诸君,假如上面那段话让你有所共鸣,假如你受够了那些腻歪的所谓小甜饼,那么:


翻出你的文档,敲起你的键盘。


开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他人怀糖罐,我有笔如刀。


人各有好,我不会揪着谁的头发强迫TA接受我喜欢的东西,也不会用软弱浮浅形容跟自己喜好不同的人。


我只是想在满屏糖粒子里面发出一点声音,让我的同好知道,我们绝非异类,我们并不孤独,仅此而已。




毕竟我们的口号是——


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


生前何须圆满,死后自会重逢。

辣鸡老福特改版——
美滋滋点完红心又按以前操作点推荐
……然后十分钟后想起来那是复制了不知道多少个链接
哭着回去补小蓝手,气die

【翻唱】匪石/白月光之歌

美好属于 @叶辞竹 姑娘的

崩坏属于我_(:з」∠)_

明明内心澎湃得不行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毫无波动

真是太抱歉了

戳我试听

【原创】刺

不知道什么玩意的瞎几把写产物【】
不是同人文,没cp,自娱自乐,想看同人的可以不用看了(:з」∠)_
不知道有没有人能看懂

===================================

今夜天气晴,月色温和。簇新的小刀握在手里刚刚好,微微转动间锋刃雪亮。
我看到他坐在那里。
微风吹开半透的窗帘,月光在他面前镜面上投下一小段窄窄的芒,镜中他的脸平静而萧索。
他也看见了我。
【我来了。】我向他微微颔首。
“来吧,我准备好了。”他亦是如此致意。
于是我便不再同他客气,手腕一翻薄薄刀刃就扎向他心窝,千钧一发之际却又被他抓住了手腕。
【你不是说准备好了吗?】我看到镜子里自己的脸有一丝不耐烦。
他不答。我注视着他的喉结难耐地上下滚动,一滴汗从额上滑下,沿着下巴脖子一路消失在领口,留下的水痕晶亮。
良久,他才终于开口:“你说,我死了的话,有人会难过吗?”
真是一个无聊的问题。我嗤了一声不去理他,目光却又无处驻足,只好效法古人挑灯看剑。月光浅淡,屋子里一切的轮廓都昏暗而柔和,只有这一截短刃如同一尾银白的游鱼,渴望他身体里鲜红的生命之水。
“那么,曾经有人爱过我吗?”他的声音不复清亮,反而泛出一种指甲刮擦黑板的凄厉,刺得我心里毛躁。
【曾经当然是有的,现在嘛只有我,而将来就什么都不会有了!】我控制不住语气里的嘲讽,也控制不住下手的欲望,刀刃又向下压了半寸。
“你爱我的话,又为什么要杀我?”他的语气漫上了一丝悲凉,抓住我的手也没有开始那么有气力了。
【只有我爱你又有什么用?反正死了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更没人会伤心,为什么——不去死呢?】我咄咄逼人,我步步紧逼,我却避开了他的眼望向一旁。
他的影子狼狈地拗成一个扭曲的逃避姿态。
“……”
他似是也注意到了这点,短暂的沉默之后颓然松开了手。两颗不同于之前的液体砸落在模糊的月光里,晕成一小片水渍。
“动手吧。”他扬起下巴不再看我,试图维系最后一丝自欺欺人的尊严。
我懒得去戳穿他,失去阻挡的银鱼迅速没入他的胸口,刀尖挑着的鲜活跳动的物体挣扎两下之后便陷入了永远的平静。
没有血迹。
他阖上双目的面容顺从而安详。
我终于杀死了他,虽然我也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那是我唯一爱的人,唯一爱我的人。
我是勇者,我不是懦夫。
地面上我的影子垂着头,顺从而安详。